7×24小时 热线电话:400-819-8885

客户第一      协作利他
诚信勤奋      专业创新
中国科学院科技扶贫让国家更美丽|扶贫一线知识

极速体育官网

栏目:新闻 发布时间:2020-10-15
中国科学院科技扶贫让国家更美丽|扶贫一线知识

钟(右二)在猕猴桃园教授猕猴桃知识。

垦复屯村民采红心柚。照片由中国科学院科技摄影联盟谢振林提供

“今年我10亩猕猴桃果园总产量超过6吨,收入约16万元。收入是以前工作的几倍,日子一年比一年好。”

贵州省水城县的村民严刚刚摘完苹果,他把今年的“成绩单”报给了“老师”钟。

虽然他有点害羞,但他不能在言语之间隐藏他的快乐。

让颜兴奋的是,他的果园最近被评为“2019年贵州最美猕猴桃园”,因为它的果实产量高,形状优雅。

钟蔡红,中国科学院武汉植物园研究员。自2013年以来,她带领猕猴桃技术服务团队来到水城县,为这里的猕猴桃产业转型升级提供建议,提高质量和效率。

水城县有1000多名“学生”。她被亲切地称为“猕猴桃姐姐”,她所有的“学生”都通过种植猕猴桃实现了扶贫。

在中科院科技扶贫的历程中,钟和水城县的帮扶故事只是一个缩影。

2020年是决定性的脱贫之年。中科院收到了不少好消息,其指定的贫困县全部脱贫,退出了贫困县序列。

科学扶贫计划第一

军号一响,中科院就听到了命令。

根据国务院的统一部署,中科院承担了贵州省水城县、广西环江县六枝特区和内蒙古库伦旗的定点扶贫任务。几十年来,承载着真正扶贫、充分发挥国家战略科技实力的使命,开拓了科技扶贫促进县域经济增长的新途径,为地方扶贫提供了“中科院科技扶贫模式”。

“病有标本”,“知标本者,无所不能”。中科院扶贫科技团队深入指定扶贫县的第一件事,就是入户走访,采访贫困群众。

水城县位于乌蒙,是贵州省的一个深度贫困县。2016年,水城县贫困发生率为18.9%,居全省第二。贫困人口众多,贫困程度深,脱贫形势十分严峻。

2017年,在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牵头下,武汉植物园、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等13家研究所联合起来,组织数十名专家组成科技扶贫“团队”进入水城县。

他们观察了当地贫困、资源禀赋、工业增长等原因。历时3个月,用20多万字完成《中科院科技支撑水城县乡镇精准扶贫建议陈诉》,为他们量身打造了13个重点科技研发和特色产业示范。

在广西环江县,中科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牵头组织调查,做出了《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工业扶贫生长计划》的模型,确定了各乡镇的特色产业,为进一步培育重点产业和科技扶贫提供了详细的实施方案。

在内蒙古库伦旗,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资源研究所组织专家组,根据旗乡需求,提出了草畜生长技术集成、牧草种植-肉牛养殖等精准扶贫计划的实施方案。

“规划报告准确分析了水城县的贫困状况、致贫因素和产业增长瓶颈,提出了支持精准扶贫的全方位科技建议。它也是我们摆脱的行动指南

2014年,赵廷友家是一户办了卡的贫困户。与颜自己规划的猕猴桃园不同,赵廷友一家把土地转给了村里的猕猴桃互助社。“在我们种玉米之前,一年只能赚1000多元。

现在在果园打工,70块钱一天,加上土地流转和年底分红,一年能赚3万左右。”赵庭友笑着说,现在他们家已经乐得脱贫了,前两年又盖了两栋新房。

像赵廷友这样依靠猕猴桃脱贫的村民还有很多。

公园里的打工者张军告诉《中国科学报》:“当初,我们是凭着摸石头过河的。中国科学院钟团队在猕猴桃基础知识、品种选育、田间管理、采收保鲜、品牌营销等方面进行了全方位的技术指导和培训,提高了产品档次。园区生产的猕猴桃平均市场价可达8元每斤。果园效益好,村民有办法脱贫致富。”

水城县地处典型的低纬度高海拔山区,是猕猴桃生长的适宜区域,被誉为“中国野生猕猴桃之乡”。

为帮助水城县猕猴桃产业转型升级,钟团队自2013年起,为水城县猕猴桃的成长规划、技术和人才培养、优良品种引进、技术规范建设与应用、品牌战略咨询与服务、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建设等提供全面支持。

七年来,他们引进了适合在高海拔地区种植的品种和标准化生产技术,筛选出四个适合在当地高海拔地区种植的猕猴桃新品种,并用猕猴桃新品种“东红”代替当地传统品种,提高了产品档次和抗病性。还将县内猕猴桃种植区海拔从1300米提高到海拔1600米,每亩增收1.5万元(按每公斤6元价格计算)

为了让农民更好地掌握技术,服务团队定期在水城进行理论培训和手把手的指导,培养了一批猕猴桃种植专家。

此外,中科院通过引进乐城销售企业和产业扶贫模式,依托“中科院专利品种高端品牌”,将“高端品牌猕猴桃”标签为“水城猕猴桃”,实现品牌销售。

小水果成了富裕的产业。2020年,水城猕猴桃种植面积达到11.2万亩,覆盖3.73万户,14.12万人。

预计产量22500吨,产值达8亿元。水城猕猴桃产业的发展不仅提高了经济效益,而且增加了全县的经济生态林,减少了水土流失,生态效益显著提高。

在水城县,除了猕猴桃产业,中科院还资助建立了“百里刺梨产业带”,帮助增加“水城小黄江”(贵州省生姜三大地理标志覆盖品种之一)的产量和高附加值,发展独特的“生态渔业扶贫模式”,培育山区食用菌、绿色高产马铃薯等特色农业产业。

传统农业,得天独厚的中科院科技实力,兼具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成为村民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希望。

新兴产业致富的新途径

中国科学院利用当地资源,注重发展新产业,为当地经济增长注入新活力。

玄武岩连续纤维是一种新型纯天然非合成高科技绿色纤维材料,是我国四大高性能纤维之一,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水城县玄武岩资源丰富,开采条件良好。

自2015年以来,在当地政府的邀请和支持下,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刘嘉琦带领科技扶贫团队访问了中国

在玄武岩纤维生产线上,玄武岩碎片被破碎、加热并被拉成柔软但结实的“金线”。工人们在生产线上熟练地将线缠绕成“布”,然后制成各种类型的复合材料,如管道钢筋、衣服、袋子和电缆支架。

“玄武岩纤维材料产业是水城县产业转型升级的新兴增长点,已成为扶贫的重要产业。”

中国科学院水城县科技扶贫小组组长、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研究员夏勇告诉《中国科学报》,一方面,贫困家庭可以在工厂工作,获得稳定的人工收入,另一方面,借助金融扶贫政策,他们可以在年底作为股东获得红利。

“玄武岩科技工业园建在水城的扶贫搬迁点,真正做到了村民安居乐业,富可敌国。”

近年来,在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团队的科技支持下,工业园区的生产能力扩大到每年3万吨,复合材料的生产能力达到每年8万吨,比以前高出近7倍。

随着生产能力的扩大,工人的人力不断得到提高,从而达到“造血”扶贫的目的。

中科院地球化学研究所扶贫专家组还发现,水城市斗青乡双龙滩有天然矿泉水4.32万吨。

他们设计了相应的水处理处罚制度,开发了综合杀菌技术,研发了天然泉水产品和刺梨饮料等。提升本地饮料行业的品质和品牌效应。

据熟人介绍,2019年将生产包装用水5.26万吨,产值6000万元。公司贫困户占比达到80%,覆盖贫困户1393户,贫困人口3458人。

新兴产业为致富铺平了新的道路。村民走出田地,进入工厂,学习新技术,创造新生活。

实现生态扶贫、致富和共赢

在牧场蓬勃生长的季节,45岁的谭在距离贵州省水城县600多公里的贵州省环江县夏南乡伯川村的菜牛养殖基地里,相互配合,熟练地像流水一样操作,割草、打草、喂牛……这些都是他们每天最重要的事情。

虽然飞来飞去的草屑让他们“灰头土脸”,但夫妇俩的脸上依然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去年,谭在广东一家服装厂工作。他每天要工作15个小时。离家很远的人都不高。还有年迈的父母和两个孩子要去上学。听了别人的话,他的家乡正在发展牛肉产业,所以他和妻子决定加入。

“每天有8小时的事情,包括吃的和住的。我们每个人每月有3000元的收入,年底会有10%的分红。”谭阚泽说,不仅他的收入增加了,而且他也花了更多的时间与家人在一起。

种草养牛是环江县脱贫致富的奇特方式。环江县地处西南石漠化集中连片的极度贫困地区,土壤贫瘠,生态条件脆弱,素有“九石一分土”之称。

“过去,村民们在石头缝里种玉米和红薯。当他们遇到严重的干旱和洪水天气时,他们没有谷物。”中国科学院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研究员、环江县委常委、副县长曾富平至今还记得26年前初到环江时的情景。

他解释说,这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水土流失严重,种植玉米需要反复翻耕,导致土壤质量差,收成少。

通过调查研究,曾富平等专家发现,环江县有饲养肉牛的传统,但由于饲料产量和质量的影响,肉牛的工业效益不高,但正好适合在这里种草。因此,他们提出了co

如今,环江县已饲养肉牛13.2万头,每头牛可帮助农民人均增收3500 ~ 5000元,动员约1700名贫困人口脱贫致富。该县仍以每年3万头牛的平均速度增长。

为了幸福的新生活而异地安置

在秋收季节,覃建华忙着把一袋袋新摘的红心柚搬到家里包装和出售,他身边的妻子和孩子也时不时地帮忙摘柚。

环江县生态移民扶贫试点示范区垦复屯40岁的村民覃建华(音译)说,如果他没有搬下来,他现在甚至不会想过幸福的生活。

1996年,中国科学院针对环江县大石山区交通不畅、生态懦弱、资源匮乏等问题,提出异地科技案例迁移扶贫的思路,与当地政府合作,以土山4600亩为依托,选择建设“垦复”示范区,安置97户520人。覃建华是首批迁出的村民之一。

要搬下来,就要保证村民能生活富裕。为此,中科院在“垦复”示范区举办了生态优势产业结构,设计了红心香柚、糖橙、卧甘等果林特色产业,适应示范区资源合理利用和经济持续健康增长。同时,接受了“公司基地、农民互助”的模式,补贴贫困户的种植能力,增加收入。

覃建华夫妇计划经营10多亩红心柚,年收入4 ~ 5万元。“我以为我现在已经达到小康生活了。”覃建华笑着说道。

如今,“垦复”示范区人均纯收入从1996年的不足300元增加到2019年的14460元,高于全县及周边地区的平均水平,全区逐渐形成了“山顶林,山中果,山下粮”的富裕局面。

这种新的扶贫理念因其“适度的移民容量和合理的安置模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家誉为美国“肯-福模式”,为广西开展异地大规模扶贫、计划安置40万人提供了解决依据和示范模式,也为环江县开展异地扶贫提供了技术支撑。

今年中科院指定扶贫县实现了扶贫。但中科院科技扶贫小组依然坚守岗位,脱贫不脱岗。

“扶贫容易上瘾。”夏勇悲伤地说,当他看到科技成果实际上支持了老年人时,他有一种比发论文更大的成就感。“下一步是农村振兴。我们希望继续发挥科学技术的力量,使农村更加美丽,工业更加连续,农民更加富裕。”

《中国科学报》(2020-10-15第一版原标题为《乡村脱贫路上的科技气力》)

编辑|赵露

排版|知海

方法如下

喜欢看和支持!

})();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

极速体育  极速体育  极速体育  极速体育  亚博正式官网